目前分類:現在,我這麼想... (1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唸書時的成績很不穩定,從十幾名到四十幾名都有可能,端看我考時前的心情。記得國中時有一次考了倒數的名次,老爸大發雷霆,當場拿起電話要打給工廠,要我去做女工。我嚇壞了,從此認定了考公立高中、上大學才是我唯一的出路。

我沒有去求證老爸當年那通電話是真的打還是做個樣子嚇我,總之就按照「所有人都這麼想/希望」的路走,但又沒本事頂尖或墊後。就這樣一路平平淡淡、沒有起伏地過著。

如今,活了小半輩子了,回頭看看我所走過的人生,發覺竟是這麼地無聊!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「森林裡的岔路,我選擇人少的一條走。」

在寫這篇《森林裡的岔路》時,正值年少輕狂的歲月,寫的時候甚至還帶些驕傲。但近十年的闖蕩過後,卻開始掙扎到底要不要繼續走下去。
因為……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天看到一張圖片,那是一個小孩坐在地上,望著窗外。小孩臉上沒什麼表情,窗子也是關的。圖片用類似繪畫的方式呈現,而且整個畫面除了很深的藍色之外,沒有什麼其他的顏色。
它應該只是一張普通的圖片,但我卻接收到一股強烈的訊息,彷彿內心被狠狠地扎了一下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前美國學生做了一項全球性的調查:排出全世界最有禮貌到最沒禮貌的國家的人民。我其實滿懷疑這項調查的公正性,因為排名第一名的國家正是做調查的美國人。

有些我們覺得「怎麼會這樣」的行為,也許在別的國家覺得非常合理。一些文化習慣及思想觀念上的差異性,我覺得其實很難真正去評比哪個國家的人民比較有禮貌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承認我是個有文字潔癖的人,要看到錯字,那真的會周身不舒服。好吧,在MSN上聊天,有時為了求快,打些同音的錯字,那無所謂;可是正式發表的文章,或是部落格的創作,如果還那麼輕率,就很糟糕了。

而且我發現,大家犯的錯,很多都是一樣的。是太久沒上國文課了嗎?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近在聽法國民謠歌手Francis Cabrel的歌,聽久了,就想學著唱,並試著把歌詞翻成中文。今天又重新拿起買了好久的,我很喜歡的法國詩人Jacques Prévert的詩集《Paroles》。看著裡頭的詩,想起Cabrel的歌詞,發現他們都喜歡提到秋天和花園。讓我有感而發也寫著下面這小段文章,也許秋天真的是一個獨詩、寫詩的季節。

有一陣風滑過身邊
告訴我們季節已經改變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於熬完我的學業,接下來最常被問到的問題,就是:「你什麼時候回去?」
其實我更掙扎的,是要不要回去。
我知道我終將要回去,畢竟也不想一直在這裡當次等公民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

  • Aug 25 Thu 2005 06:49
  • 自剖

然被點名要寫自己的五個怪癖,我就只好向徐志摩借筆,自剖一番了。
不過本人行為端正舉止優良,實在想不出有啥怪癖可言。但雖是好青年一枚,與別人不同的特點卻也不少。
但又想說如果只是這樣條列式的寫出,未免無聊;所以想到,每一點我都用一首詩或是一首歌的標題,這樣大家如果有興趣的話,也可以順便去找找我所引用的那些詩或歌曲的詳細內容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9/29的晚上八點四十多分,我從家裡出發走向地鐵站,要趕九點半的電影。

今年的秋冬來得似乎特別地早,看天色就知道了。將近九點的天色,跟十一二點沒什麼太大的分別;當然,也像是清晨六點。那幾次在五點半爬起,趕七點到警察局門口排隊辦居留證,看到的也是這樣的天色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天(12月15日)無意中轉開電視,看到螢幕上是兩個人的現代芭蕾的畫面。吸引我繼續觀看的,不是這齣舞作的特別;而是這是一段兩個男生的雙人舞。

舞者的身材肯定是最棒的,兩位男舞者跳舞的時候,可以看到他們優美的身體線條,而男舞者跳舞,會自然而然地顯現出一股力道,但芭蕾又偏偏適很柔的表現方式,這樣剛與柔的結合,讓我眼睛捨不得從電視畫面移開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把祝福的話飄在空中,隨風傳送。
點一盞心燈,換一夜美夢。」

這是我好久以前寫的一段話,在高中畢業典禮的前一天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一天(9/6)有四位朋友要搭機回到台灣了。

這些在法國認識的朋友,也許認識不是太久,但對他們的離開,我有很深的不捨。畢竟在異鄉認識故鄉人不容易呀,更何況又是談得來的朋友。每次見面,都覺得時間過得太快,談得不夠,即使我們認識的時間不常,但每次都有很多話題能聊。也許我們有著相同的文化、說著同樣的語言,所以儘管之前毫不相識,只要一個飯局,就很容易談開了。也正因為這樣,他們要離開,我才會格外地捨不得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完【印度夜曲 Nocturne Indien】之後,對裡頭那位男主角Rossignol在印度流浪、找尋突然很有所感覺。也許是此刻我也正在遙遠的異鄉吧。

帶著兩大行李、兩小行李,和電腦,獨自飛到這舉目無親的地方。雖然我並沒有迷失自己,來法國不是為了要找尋失去的東西,而是為了一圓我的夢想,比起Rossignol,我自然幸運的多。但是在陌生的地方、說不是自己的語言,這種心境,我想應該是差不多的。我住在這個法國家庭的home媽老叫我多出去走動,是啊,出去走動,但去哪裡動?人生地不熟的城市,加上語言的隔閡,連問個路或買個東西都要鼓起很大的勇氣,並在心裡把句子反覆練習好幾遍……這也許是我自己把自己限制住的藉口,我在這裡,受到一家人的照顧,還有一隻讓我又愛又有時覺得討厭的貓咪,其實是心存感激的。至於地不熟、語言不通的問題,我想還需要些時間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到喜劇與悲劇,都有一個固定不變的代表符號。喜劇的代表符號,就是「笑」;而悲劇,想當然爾,就是「眼淚」了。

但一定是這樣的表現手法嗎?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「森林裡的岔路,我選擇人少的一條走。」

是的,所以我遠離人群,所以我排斥流行,所以我踽踽獨行......但,這並不表示我看不到美好的風景。只是這一路,並不是那麼地平坦,也一定會有一些荊棘。總是要讓人流點血、流過淚之後,才配採摘最後的果實。所以我依然堅持,所以我繼續前進。能同行的朋友,我必會特別珍惜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底帕斯王(Œdipe Roi),面對因他所犯下的罪而飽受神明降下苦難折磨的臣民,說道:「是什麼動機讓你們聚集在一起?是希望;還是害怕?(Quel motif vous a rassemblés? Est-ce la crainte ou l'espoir?)」

是因為害怕,才要尋求希望;還是因為在找尋希望的過程中,嚐到了害怕?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幕了。
我在幕升起前悄悄的離開。
戲結束了,所有的一切就在這一刻畫下了句點。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