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謂的一波三折,指的不是演唱會,而是我的票。

我幾乎不看新聞,這是在台灣養成的壞習慣,台灣的新聞不是叫罵就是哭喊,鏡頭還可以非常準確地捕捉到每一句怒罵;或是特寫哭泣的眼睛。雖然我酷愛悲劇,但現實生活中的悲劇會讓我受不了。所以在這裡,我對新聞的吸收就只有每天早上聽廣播時播報的重點新聞。
然後我學校離我家只要步行五分鐘,完全不需要乘坐任何的交通工具。

就這樣,我完全沒被告知,事先也絶不會想到。我很倒楣、或者也可以說很幸運地碰到了我最不想碰到的事:罷工!

星期一(1月17日)、二(1月18日)我訂的票還沒寄到我家,這應該很正常,我也毫不擔心。
星期三(1月19日)得知罷工的消息,而且罷的還是郵局,這讓我心裡有片烏雲浮現。但因為還不算太急迫,所以也不是很緊張。
星期四(1月20日)一大早去更新局留證,雖然起得很早很累,而且還有點擔心,但更新過程一切順利,又讓我有種「一片光明」的感覺。但回到家,空空的信箱讓我開始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勁。打電話去賣票的網站,他要我再等等看。

星期五(1月21日),信箱還是空的,我真的開始擔心了。從訂票網站查到郵件號碼,我拿這個號碼去郵局問,看是不是能請他們幫我查,因為我打電話給訂票的人,他們說我的票星期一就寄出去了。結果郵局要我去問訂票的人,他們沒辦法幫我查。
我又回家打給訂票的人,這個網站有兩個服務電話,一個是客服專線;一個是訂票專線。第一次打客服專線時,接電話的小姐始終聽不到我的聲音,打了兩三次依舊如此。所以我就改打訂票專線,而要我再等等的就是訂票專線的小姐。

這次打到客服專線,接電話的小姐不知是不爽我中午吵她;還是被這種事弄得很煩,總之態度很不好,又要我回郵局去問。我也火了,這種互踢皮球的處理方式讓我真的生氣了,演唱會就在後天,而我還沒拿到票,然後你們還在這邊推來推去。我知道你們已經把票寄出去了,但重點是我、還、沒、收、到!掛了電話,一肚子火大。
朋友那時在我家,可能看我快噴火了,提議換他打電話。他改打訂票專線,接的人要我朋友打到專門處理票務問題的專線(早給嘛)。打過去,票務專線的小姐就客氣多了,要我明天再等等看。

我又從郵局網站上查到我的信件,上面顯示「正在寄送中」,很模糊的字眼。我從網站上查到一個服務電話,打去問,接電話的人告訴我說我的信件會晚點到,因為罷工的緣故,應該明天會到,但他也不敢跟我保證。

好啦,現在第一場演唱會都開始了,我還是沒收到票。不用說,心裡已經不知後悔幾百次:早知道就去FNAC買票!

只剩下明天了,星期六郵局開到中午12點,這就意謂著收信、去郵局、打電話,這種種都要在12點郵局關門前完成。我開始想像萬一明天還是沒收到票的話該怎麼辦,要去那個網站的實體店面(如果有的話)拿嗎?還是……?而更糟糕的是星期六12點我還卡一個對我而言挺重要的事,就是收聽周治平在台北之音主持的節目,這禮拜他要介紹他自己的作品耶!我盼了好久了,哪曉得現在全都卡在一起。

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的,就是郵差很早就會來我家送信。所以我決定,親自下去等郵差!這樣萬一是需要簽收的信時,也才可以馬上拿,不用再等到隔天。

星期六(1月22日)早上八點多我就醒了,其實這將近一個禮拜的折磨,根本沒睡好。九點多,我下樓去等郵差。先在大門內等,後來索性出門,在街上東晃西晃,裝做在等人的樣子(其實我也真的是在等人),還碰到房東太太。

9點40,郵差終於來了,我看著他抱著一堆信進我家大門,一封一封的放在信箱裡,每當他接近我家信箱,我就感覺我的胃抽了一下。他手上的信越來越少,卻還是沒有一封放在我的信箱。終於,他放完所有的信,說聲「再見」走了。什麼都不用說了,上樓打電話吧。

我打給票務小姐,她要我去郵局,要他們開一張我沒收到信的證明,然後傳真給她。所以我去了郵局,在排隊的同時順便問排我後面的一位太太哪裡有可以傳真的地方,那位太太很好心地告訴我怎麼去(雖然我聽得有點霧煞煞)。

跟郵局的先生「盧」半天之後,終於請他寫一張沒收到信的證明。很好,找傳真機吧。

我決定再問問別人看看知不知道哪裡可以傳真,東問西問,幾乎都不曉得。一位年輕人說:「郵局可以傳真。」郵局?!我才剛從那裡出來。看他說得很肯定的樣子,我決定再回郵局找找。

走回郵局,剛那位好心的太太一看到我,問我找到傳真了嗎?我說沒有。她說等她辦完,要帶我去。我就跟她一起走,原來她就在不遠的tabac上班,有去傳真幾次,所以知道哪裡可以傳真。在交叉路口,她有同事在等她,所以不能繼續陪我了,不過她已經告訴我該怎麼走。真是碰到好人!而且謝天謝地她在郵局耽擱了一陣子,否則我折回郵局時她可能已經離開,就沒人可以幫我了。

現在傳真好了,回到家,再打給票務小姐。嘿,本來郵局給我的那張證明還不行呢!我跟票務小姐說,郵局的人本來還不想幫我開證明,這已經是跟他們「坳」半天的結果,要不行也沒辦法了。票務小姐這才接受,說會把我的票轉到演唱會那邊(Bercy),我明天演唱會時直接去找他們拿我的票就好了。

似乎一切都解決了。

星期六上午11點多,我安一大半的心,開啟電腦,聽周治平......

星期天(1月23日)終於來了!我又是起個大早,我其實不知道該多早去排隊,我從沒聽過這種大型演唱會,在台灣我只聽過兩場:周治平的個人演唱會,和民歌紀念演唱會。不過雖然演唱會是下午兩點才開始,我還是打算早點去,更何況我還是沒有票的狀態!

所以我11點多就出門了。到了Bercy,果然不出我所料,一片黑壓壓,我根本找不到可以拿我的票的地方,問了工作人員,叫我從主入場口進場,那不就是跟大家一樣嗎?管他的,先排隊再說。將近一點,開始陸續進場了,Bercy的階梯真高,一推一擠之下,膝蓋就不小心被撞了一個烏青,我開始擔心會不會等會只看到黑壓壓的人群?

人群分成四五排從不同的入場口入場,輪到我時,我跟他說明我那該死的票的問題,他叫我去另一排。東轉西轉半天,才知道原來某兩排有一個小小的窗口,處理票的問題。
事情好像沒那麼簡單,因為現在發生了連線的問題,售票小姐不能馬上給我我的票,叫我等一下。眼看越來越多的人進場,我真的擔心等會演唱會我什麼都看不到。
連線似乎一直都不成功,她拿出一張單子,在單子上寫些東西,叫我拿這張單子試試看,要不行的話再回來找她,但起碼要再等個二十分鐘左右。

拿單子進演唱會?!這讓我想到我之前拿préfecture給我的單子闖巴黎機場一樣。在入口把關的是一位帥哥,雖然小姐跟我說應該沒問題,但我一點把握都沒有……果然,「這什麼東西?」帥哥說。「這….我打算拿我的票,但......」我正準備跟他解釋,帥哥一微笑:「進去吧。」

之前的折磨、擔心統統都消失了,2005年的Les Enfoirés演唱會,我來了!!!〈待續〉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ssignol 的頭像
rossignol

Rossignol 夜鶯的流浪筆記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