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看完的金庸的武俠小說《連城訣》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應該算是一部悲劇作品吧,起碼裡頭有位充滿悲劇色彩的主角,因為在小說的第二章,這位主角就給人栽贓關進了監獄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也許以前的判官只看錢、只怕勢,卻不判案,所以造成了許許多多的冤獄,而這些帶血帶淚的真實事件,就成了小說家們筆下的情節,其中最為人所熟知的,當屬《八月雪竇娥冤》了。  


       只不過在《連城訣》中,那位倒楣的傢伙不是楚楚可憐的竇娥,而是一位年輕男子狄雲。 


       狄雲被人誣陷下了監獄,在服牢期中,青梅竹馬的小師妹嫁給了仇人,又在獄中結識一位長者丁典,傳授他「神照經」的獨門功夫  

 
       說到這兒,有沒有讓諸位想起了什麼?像不像大仲馬《基督山恩仇記(Le comte de Monte-Cristo)》的故事情節?  

 
       書中主角Edmond Dantès也是被人陷害進了監牢,未婚妻也嫁給了他的仇人,也同樣地在監牢裡結識一位長者Faria,他告訴了Dantès寶藏的位置  

 
       在這兩本書中,兩位主角都莫名其妙地進了監獄,在獄中發狂地等待著重審的機會,卻一次次地落了空,也同樣地在獄中被長者點出了他們入獄的背後真相,他們也同樣地成功地逃出了囚禁的鐵牢,回到外面世界的第一件事─應該說打從他們知道自己是被奸人所害之後腦中所想的唯一一件事─就是要找陷害他們的人復仇。雖然是相似的情節,但書寫方式卻大不相同,再加上金庸的武俠手法和東西之間的差異性,所以在《基督山恩仇記》中,Dantès努力地擠身於上流社會,與權貴鬥志鬥狠;而《連城訣》的狄雲,則是闖入江湖,與名門高手比武比劍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這就是這兩本小說最大的不同之處,儘管故事雷同,但《連城訣》因為是武俠小說,所以處處充滿著劍法招數。就連主角狄雲身陷囹圄,還是不免要描寫到江湖上的恩怨情仇,再加上「琵琶骨」、「神照經」,以及讓丁典遭受牢獄之苦的「連城劍法」,即使是在描寫獄中景象,一樣充滿著江湖色彩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在這兩本書中,都有個關鍵性的角色,這角色點出了主角的迷團,燃起他們的復仇意志,給了他們受用無窮的寶藏。這角色,都只出現在整本書的前半段,雖不是主要角色,但卻對整個故事發展,有著重要的影響。這角色,就是兩位長者。兩位主角,並不是一入獄就與長者成為莫逆(《連城訣》中的長者丁典,甚至一開始還對狄雲懷有敵意),而是在一次次的摩擦中,一次次的相處中,培養出的交情。兩位長者,很不幸地在說出藏寶地點,或是傳授功法不久後身亡,但寶藏讓Dantès成功地打入上流社會圈子;而「神照經」也讓狄雲可以對抗惡人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兩本書中的兩位男主角,一開始都只是默默無名的小角色,既然是被奸人陷害,那自然不是有權有勢之人,最好還是沒見過太多世面的年輕小夥子。所以《基督山恩仇記》中的Dantès,一開始的身份是水手;而《連城訣》中的狄雲,則是鄉下的莊傢漢。從一開始單純老實的個性,到後來的成熟老練,甚至精於算計,中間的改變,付出的代價是相當大的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出獄後的狄雲與Dantès,都在仇人的家中,見到已嫁為人妻的愛人,兩人面對面站著,儘管主角們飽經風霜,容貌也有所改變,兩位女子卻都還可以從一些小細節認出來。在這一幕,兩種小說雖是兩種書寫手法,但描寫女子的驚愕震撼,和男子的傷心無奈的感覺卻是一樣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另外,在《基督山恩仇記》與《連城訣》中,兩位男主角都曾進到仇家的家中,而且都是帶藥前往。只不過《基督山恩仇記》中的Dantès,進到當年因自身利益,將他當做犧牲品,扼殺他重審機會的檢察官家中,是為了要救另一位在檢察官家中,可能會有危險的女子;而《連城訣》中的狄雲,進到師妹的丈夫─也是當年讓自己飽受牢獄折磨的仇人─家中,卻救了這位惡人一條命。雖然他本意並非如此,但由於見到仇人中毒的折磨,再加上師妹的苦苦哀求,動了惻隱之心,將復仇擺在一邊,救了這位曾經加害過他的仇人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愛人的苦苦相求,總是能在最後一刻,讓男主角那顆原本堅定的充滿復仇的心在一剎那之間瓦解。就像《基督山恩仇記》裡頭,Dantès曾經的未婚妻來求他,求他不要跟她現在丈夫的兒子決鬥。在兩本小說中,變心的都是女人,而兩位男子,強帶著復仇的面具,靠著熟恨燃起心中鬥志,內心其實都是脆弱不堪的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《連城訣》既然是本武俠小說,所以就難免要寫些江湖上的兒女情長,而江湖中最講求的是道義,所以《連城訣》中,就多了許多描寫道義的部分。譬如男主角狄雲,為了丁典的一句話:死後要跟愛人葬在一起,先是背著屍體到處跑,火化後又將骨灰藏在懷中,不管身受如此重的傷,不管跑到哪裡,骨灰始終沒有離開過身邊。直到故事接近尾聲了,才完成了丁典的遺願。 

 
       這應該也是東方小說跟西方小說最大的不同吧,東方小說,擅於描寫情義,尤其在武俠小說中,更是有很多描寫兄弟情義的部分。好像在西方的文學世界中,並沒有很多關於道義方面的書寫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再回到這兩本書上,比起《基督山恩仇記》的Dantès,拿到了寶藏之後,成功地打入上流社會,也如願地報恩報仇;《連城訣》中的狄雲,似乎就沒有這般的好運氣了,入獄前就慘遭酷刑的他,逃獄後依然大小傷不斷。要想在江湖中佔有一席之地,恐怕要比拿到寶藏之後的Dantès,成功進入上流社會要難得許多。而且在西方文學中,並沒有談到「武功」的問題;但武俠小說《連城訣》中,狄雲不但身上有了缺陷,連武功都被廢。比起Dantès從單純的水手,變成無辜的受害者,再搖身一變,成為掌控仇家生活生命的舵手;狄雲依舊在江湖上巔顛跛跛,依舊飽受名門高手的拳腳劍術,到最後才好不容易練成了絶世武功。金錢可以得到後馬上花用,但武功卻是要日積月累的苦練,所以同是重見光明的兩個人,但狄雲所受的折磨,又多了Dantès一些。  

 
       故事的最後,《基督山恩仇記》中的Dantès,帶著被他救出來的Haydée,乘船離去;而《連城訣》中的狄雲,則是帶著師妹的女兒,遠走他方。該報的仇報了,該見的人也見了,似乎也沒有再留下來的必要了。所以兩個飽經風霜的男主角,最後都選擇帶著他們的「女兒」,離開,離開爭權奪利的上流圈子,離開腥風血雨的江湖世界,也離開在多年前離開他們的愛人。 

 
       《基督山恩仇記》已是家喻戶曉的世界名着,也有被改編成電視劇 (公視有播過【基督山恩仇記】的迷你電視影集,男主角是法國國寶演員Gérard Depardieu。他的現實生活中的兒子則演出這角色年輕的時候,也就是入獄之前。);但比起金庸的其他作品,《連城訣》似乎就要遜色了些,雖然多年前香港有拍成電視版,演狄雲的是郭晉安,但故事內容被改得亂七八糟。也許《連城訣》中的男主角境遇太過悽慘,如果真的按照原著拍攝,只怕找不到演員願意演這樣的角色吧。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ssignol 的頭像
rossignol

Rossignol 夜鶯的流浪筆記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