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樓夢  

大約是在高中大學時接觸《紅樓夢》,先是小說;然後看了台灣版和大陸1987版的電視劇。尤其是大陸老版【紅樓夢】更是讓我留下深刻的印象(大陸後來也有新拍版,只看了幾集就看不下去了)。

至於舞台劇版,這還是第一次接觸。香港導演林奕華把四大名著陸續搬上舞台,之前看了【三國】看完之後的感覺很複雜,說不上喜歡或不喜歡。所以這次掙扎了許久,因為《紅樓夢》是四大名著中我最熟也是最喜歡的,有種看了怕觸雷,不看又怕遺憾的感覺。最後還是聽了朋友的建議,買了最便宜的票,而這也是我第一次在「天堂包廂」(法國人把戲院最便宜的位置,因為最遠、最高,離天堂最近,所以戲稱作「天堂包廂」)看戲。

看戲之前又回顧了老版電視劇的幾個我喜歡的片段。這個版本不只拍攝用心,連音樂都很棒,例如黛玉的《葬花詞》。我坐在戲院等待開場時,腦袋還迴盪著這首曲子。一面期待著,等大幕拉開,我就要進入大觀園了。

這個【紅樓夢】舞台版,強調的是全男版,也就是金陵十二金釵全由男性來扮演,而這也是吸引我最終買票進來看的主要原因。

序曲的歌舞挺有意思的。如果真的像簡介說的,把金陵十二金釵變成十二男公關,那肯定有完全不同的味道,而且應該是有趣的。序曲結束後,標題字呈現的影像設計我好喜歡,真的好美!

可惜這個讚嘆持續沒多久,就被如喪考妣的哭聲給破壞了。整齣戲看完,儘管已經做了最糟的心理準備,還是被雷得一塌糊塗。

十二男公關在序幕之後,就成了十二位說書人,同時又扮演《紅樓夢》中人物。跳來跳去的章回,演員生硬地啃著原著台詞,這就已經使觀戲大受影響了;幾個改編更是讓人看了都快腦門充血了。例如香菱學詩那段。孤芳自賞還有點自私的黛玉成了虐待僕人的恐怖主子,而香菱則成了被虐狂,然後整段一直在鬼吼鬼叫。有朋友說那個施暴者不見得是黛玉,有可能把薛蟠也加入其中。聽起來頗為合理,也比較沒那麼奇怪。但是,這段不是在學詩嗎?

緊接著的鬧學堂,十二位說書人又成了十二名辦公室職員,當然時不時地還要身兼一些紅樓人物。其實看到這,我已經對這齣戲滿失望了,三不五時就會開始研究頭上的吊燈和天花板裝飾。然後,抱著充氣娃娃的柳湘蓮讓我差點要罷看走人!

再來的鳳姐會賈蓉,是整齣戲唯一讓我沒閃神、認真看完的一段,主要是時一修口條和身段都挺吸引我。他和朱宏章是讓我沒有真的起身走人的最大因素。但儘管時一修這段詮釋得很好,還是令我費解:怎麼會是鳳姐被耍了呢?應該顛倒過來才對吧。尤其這段結尾,倒在地上不斷哭喊著為什麼要耍我,完全毀了鳳辣子的形象啊!

至於最有名的寶玉、黛玉、寶釵三人情感糾纏,在此戲中幾乎蕩然無存,只有莫子儀忽男忽女的哥哥妹妹那段有稍微敷衍一下。莫子儀我從【濁水溪的契約】認識他,陸續看了他主演的幾出戲,有舞台劇也有影視劇,挺喜歡這位青年演員;但我覺得他在這齣戲中也掌握不了那成串的古典台詞。後面再來一次哥哥妹妹,但加入莫名的高潮梗,又是個令人吐血的橋段。

整齣戲用柳湘蓮悔婚,尤三姐自刎來作結尾,頗出乎意料之外。由整齣戲我覺得口條最棒、也最壓得住場的朱宏章來做壓軸。他當然沒問題,但是,怎麼會是他來演柳湘蓮呢?!我頓時有小生變成老生的感覺。

看完整齣戲,沒看到詩詞文學、沒看到三世情緣、沒看到紅樓人物性格或是命運、沒看到角色關係,而這齣戲的副標「What is sex」也看不出來。也許沒看過原著還好一點。一開始還挺期待,如果這個全男版的【紅樓夢】可以玩成像是【女子漢的顛倒性世界Jacky au royaume des filles】那樣,即使有點詭異;但至少挺有創意。

整齣戲看完,感覺像是看了一齣好像跟《紅樓夢》有關其實沒什麼相關的戲,所以導演到底要說什麼?而且請問《紅樓夢》這部文學鉅著在這齣戲裡頭究竟扮演著怎樣的角色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ossignol 的頭像
rossignol

Rossignol 夜鶯的流浪筆記

rossigno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nikkko
  • 林奕華腦子裡有腦瘤
    還自以為自己很清醒

    林奕華思想狹隘,淺薄
    喜歡用他​​​​的腦瘤,狹隘地理解,批判其他人
    充當假救世主

    林奕華把腦瘤
    變成戲劇
    讓人有精神分裂,荒謬扭曲的感受
    低級淺薄,吐血雷人橋段,讓人無所適從
    可他還在繼續妄想,他已看透世人

    面對觀眾質疑
    林奕華也只能自說自話
    自我解釋
    繼續做假救世主的美夢

    這樣的腦瘤之作
    當然與原著無關